40℃!為何今年熱得這么早?

時(shí)間:2024年06月21日    熱線(xiàn):0311-85290821   來(lái)源:中國新聞周刊

  今年,北方的高溫炙烤模式又提前了。

  6月9日以來(lái),華北、黃淮等地出現年內首次區域高溫過(guò)程,中央氣象臺已多次發(fā)布高溫橙色預警。6月18日,中央氣象臺繼續發(fā)布高溫黃色預警,這也是6月7日以來(lái),中央氣象臺連續發(fā)布的第12個(gè)高溫預警。中央氣象臺預計,18日白天,新疆南疆盆地、京津冀、山東中西部、河南東部等地的部分地區將有37~39℃高溫天氣,局地可達40℃及以上。

  國家氣候中心氣象災害風(fēng)險管理室主任王國復對《中國新聞周刊》稱(chēng),本次華北、黃淮地區的首次高溫過(guò)程出現時(shí)間比常年偏早,就現有的氣象災害風(fēng)險預估結果來(lái)看,至7月14日,全國以高溫疊加暴雨、干旱等復合災害為主,今年夏天有可能仍然“非常熱”。

  為讓城市“退燒”,各地也在積極采取行動(dòng)。6月12日,鄭州主城區最高氣溫突破40℃,市城管局于當日開(kāi)始加大道路機械噴霧沖洗力度,進(jìn)行物理降溫。北京市住建、人社等部門(mén)近日相繼發(fā)布通知,停止高溫時(shí)段室外作業(yè),提高環(huán)衛、建筑等崗位的機械作業(yè)比例。此外,各地電力保供、農業(yè)抗旱保收等行動(dòng)相繼拉開(kāi)序幕。高溫牽動(dòng)著(zhù)城市的方方面面,未來(lái)高溫常態(tài)化的考驗下,城市如何制定系統的應對方案?

  首個(gè)高溫事件發(fā)生日期提前

  近年來(lái),夏季高溫“突破極值”已是家常便飯。世界氣象組織已于今年1月宣布,2023年全球平均氣溫為1850年有記錄以來(lái)的最高值。在6月5日召開(kāi)的中國氣象局例行新聞發(fā)布會(huì )上,國家氣候中心副主任賈小龍表示,今年5月全國平均氣溫17.7℃,為1961年以來(lái)歷史同期最高。

  王國復介紹,今年6月9日以來(lái),截至13日,全國近230個(gè)國家氣象站日最高氣溫超過(guò)40℃,多數集中在河北、河南、山東等地,共有12個(gè)國家氣象站日最高氣溫突破歷史極值,其中單站最高氣溫出現在河南溫縣,當地6月13日最高氣溫達43.4℃。

  “首個(gè)高溫事件發(fā)生日期提前是一個(gè)明顯特征!蓖鯂鴱头Q(chēng),全國區域高溫天氣過(guò)程首發(fā)日期提前速率約為每十年2.5天。1981—1990年,高溫天氣過(guò)程平均最早發(fā)生在6月24日,2011—2020年間則提前到6月7日,2023年5月28日出現當年首次區域高溫過(guò)程,比常年偏早16天。而今年本輪高溫過(guò)程比常年偏早4天。

  雖然首發(fā)日期落后于去年,但從預警強度來(lái)看,今年高溫也許更加來(lái)勢洶洶。據中國氣象局網(wǎng)站,某地若未來(lái)連續三天日最高氣溫在35℃以上,就符合高溫黃色預警標準,若未來(lái)24小時(shí)內最高氣溫升至37℃、40℃以上,則分別對應橙色、紅色預警。2023年,中央氣象臺的首個(gè)高溫橙色預警發(fā)布于6月22日,而今年發(fā)布于6月10日,極端高溫天氣出現時(shí)間早于去年。

  強度強、影響范圍大是本次高溫事件另兩個(gè)特征。中國氣象服務(wù)協(xié)會(huì )會(huì )長(cháng)許小峰告訴《中國新聞周刊》,總體而言,本輪北方高溫的出現時(shí)間還屬正常,但多站破40℃、波及黃淮江淮等地的現象表明,華北高溫的影響力正在增強。據王國復介紹,截至13日,本輪高溫過(guò)程已波及北方九省市約85萬(wàn)平方公里,影響人口約3.8億。從統計數據來(lái)看,相對于1991—2020年平均強度,國內區域高溫過(guò)程正以每十年6.2%的速率增強。除此之外,近年國內高溫天氣還呈現出發(fā)生頻次增加、累計日數增多等特點(diǎn)。

  為何每年這個(gè)時(shí)候北方高溫不散?據專(zhuān)家分析,本輪高溫主要是由高壓脊引起。夏季,高壓脊長(cháng)期控制北方多地,是一個(gè)較穩定的天氣系統,其控制區域氣流下沉、云量少、太陽(yáng)輻射強,加上空氣干燥,白天氣溫容易快速上升。同時(shí),受低空干暖氣團東移影響,華北、黃淮等地氣溫進(jìn)一步升高,且高溫持續時(shí)間長(cháng)。

  與本輪國內高溫同期的,是印度的嚴重熱浪。據印度媒體報道,自5月中旬以來(lái),印度北部地區持續遭遇極端高溫,持續時(shí)間打破該國最長(cháng)紀錄,多個(gè)城市的氣溫徘徊在45—50℃之間。今年夏季以來(lái)印度已有200多人死于高溫。

  在許小峰看來(lái),去年以來(lái)的全球多地高溫事件,與厄爾尼諾現象有一定聯(lián)系。厄爾尼諾可理解為赤道中東太平洋海域的暖海溫事件,海溫上升預示著(zhù)未來(lái)全球氣候偏暖。2023年5月開(kāi)始的這輪厄爾尼諾已基本結束,強度中等。許小峰認為,大尺度的厄爾尼諾現象并不能成為局地高溫事件的決定性因素,而是助推因素,主要升溫原因還是大氣溫室氣體含量不斷增加帶來(lái)的全球變暖。

  許小峰提醒,厄爾尼諾事件的影響有滯后性,其結束之后次年會(huì )有后續增溫效應。目前夏季剛開(kāi)始不久,厄爾尼諾事件會(huì )對今年夏季氣溫產(chǎn)生多大影響,還需更多數據和分析。在他看來(lái),全球變暖影響下的全球年平均溫度呈震蕩式上升,也許在連續突破極值的高溫年后,會(huì )出現暫時(shí)緩和。但只要導致全球變暖的溫室氣體排放沒(méi)有得到系統遏制,總體變暖的趨勢就很難改變。

  氣候極端性增加

  “極端天氣似乎越來(lái)越頻繁了!北本┐髮W(xué)建筑與景觀(guān)設計學(xué)院副院長(cháng)李迪華對《中國新聞周刊》感慨。

  他回憶,今年5月30日,北京出現了一次強對流天氣。當日早上出門(mén)時(shí)他感到,地面氣溫在急劇升高,到中午就已經(jīng)“熱到虛脫”。下午兩點(diǎn),天空快速變暗,地面狂風(fēng)大作。同一時(shí)間,北京市氣象臺發(fā)布冰雹、大風(fēng)、雷電三預警。這次強對流天氣造成市內多地樹(shù)木倒伏甚至被連根拔起。當日晚7點(diǎn)左右,三預警解除,整個(gè)天氣過(guò)程持續時(shí)間不足5小時(shí)。

  這種短時(shí)強對流天氣近期在華北等地已發(fā)生多次,其特征都是白天暴熱,下午或傍晚開(kāi)始雷暴大風(fēng),并很快結束。據李迪華觀(guān)察,上述天氣后,從圓明園福海到清華大學(xué)一線(xiàn),許多高大樹(shù)木倒伏,而相鄰區域樹(shù)木相對完好。他認為,綠地、農田和水體等自然表面白天升溫較慢,而在城市建筑密集區域,地表不透水比例非常高,升溫速度相對較快。溫度差異導致局部空氣劇烈流動(dòng),在溫差梯度線(xiàn)上形成強風(fēng)。

  在許小峰看來(lái),近期的短時(shí)強對流天氣屬于正,F象。極端天氣通常相伴而生,比如強暖高壓可能伴隨著(zhù)強冷低壓,二者相遇就會(huì )產(chǎn)生能量釋放。初夏時(shí)節雖然北方高溫占主導,但在暖氣團發(fā)展過(guò)程中,會(huì )與相對較冷的空氣交匯,產(chǎn)生局地強對流天氣。

  未來(lái),高溫等極端災害事件是否成為一個(gè)常態(tài)?王國復表示受氣候變化大背景影響,大氣環(huán)流形勢復雜,極端天氣事件頻發(fā),且災害強度增加,全球氣候系統逐漸呈現出極端性,同時(shí)多種災害疊加,形成復合災害,例如高溫干旱災害、低溫冰凍災害等,呈現出復雜、巨災和長(cháng)期性等特征。國家氣候中心氣象災害風(fēng)險預估結果顯示,未來(lái)30天,黃淮、江淮、江漢和西南地區東部等地高溫面積較大。6月下旬,黃淮、江淮等地干旱風(fēng)險將部分緩和,但有旱澇急轉風(fēng)險。

  “短時(shí)強對流天氣、旱澇急轉都屬于天氣突變,突變就是極端性的體現!痹S小峰表示,每年干旱區域和強度都會(huì )有變化,在同一個(gè)地區可能出現旱澇急轉,即長(cháng)期干旱后,突然受暴雨影響由旱轉澇。華北、江淮等地必須做好應對旱澇急轉的準備。許小峰舉例稱(chēng),去年7月華北暴雨創(chuàng )下短時(shí)雨量紀錄,但在那之前的一段時(shí)間,華北還在積極應對高溫和干旱,“暴雨來(lái)得非常突然”。

  未來(lái)氣候的極端性不容忽視。王國復表示,國家氣候中心應對高溫等重大氣象災害,已從原來(lái)的災后救助為主轉變?yōu)闉那邦A防為主,建立了災害風(fēng)險預估體系。國家氣候中心也在加強對災害事件規律的認識,構建具備早期預警能力、全覆蓋無(wú)縫隙的風(fēng)險預估體系。在許小峰看來(lái),目前國內天氣預報和預警系統趨于完善,對于高溫這種較穩定的天氣系統,預測已經(jīng)很準確。而降雨涉及更復雜的天氣系統,預報準確性還較差。另外,他還擔心,預警發(fā)布部門(mén)和接收部門(mén)之間聯(lián)動(dòng)不夠。例如,如果缺乏針對電力供應波動(dòng)的量化分析,預警和應對就會(huì )脫節,“執行部門(mén)不知道該做多少、怎么做”。

  國家氣候中心也在開(kāi)展氣候變化綜合影響評估。王國復表示,持續性極端高溫事件給糧食安全、水資源、人體健康、交通運輸等領(lǐng)域都帶來(lái)諸多不利影響,旱澇急轉等復合災害帶來(lái)的地質(zhì)災害風(fēng)險很大。建議通過(guò)早期預警、影響評估、防災宣傳等方式,提升社會(huì )應對高溫熱浪等極端災害事件的能力。

  降溫應對癥下藥

  6月以來(lái),北京急救中心呼叫量較上月同期有明顯上升。中心工作人員近日對媒體表示,近期與中暑相關(guān)的急救呼叫日均20余起,大多發(fā)生在旅游景點(diǎn)等人員密集場(chǎng)所,或劇烈運動(dòng)等場(chǎng)景。

  “夏季高溫高濕天氣下,熱射病發(fā)病率將顯著(zhù)上升!闭憬髮W(xué)醫學(xué)院附屬第二醫院急診醫學(xué)科主任醫師徐善祥告訴《中國新聞周刊》,熱射病是一種最嚴重的中暑。高溫高濕環(huán)境中散熱難,人體產(chǎn)散熱平衡被打破,體溫會(huì )超過(guò)人體體溫調節中樞的調節能力。此后,體溫會(huì )持續上升,甚至超過(guò)40℃。高熱會(huì )對全身各臟器功能造成損害,嚴重時(shí)將損傷中樞神經(jīng)系統,出現意識障礙、昏迷等癥狀,不及時(shí)治療病死率很高。

  戶(hù)外作業(yè)人員、老年人是熱射病高危人群。徐善祥稱(chēng),在高溫高濕環(huán)境工作的人員,容易在體力勞動(dòng)后出現不同程度的中暑,由此患上勞力型熱射病。老年人易因居住環(huán)境不通風(fēng)、本身熱耐受能力低下等原因,患上經(jīng)典型熱射病。在發(fā)現初步中暑癥狀,如體溫升高、頭痛、全身乏力時(shí),就應采取積極的散熱措施。若體溫居高不下,應第一時(shí)間就醫。

  對城市居民來(lái)說(shuō),擺脫高溫有時(shí)并不容易。華中科技大學(xué)建筑與城市規劃學(xué)院教授萬(wàn)艷華對《中國新聞周刊》稱(chēng),城市中大量人員、車(chē)輛、建筑聚集,地表透水性差,相較植被、水體等升溫更快,由此引發(fā)熱島效應再疊加夏季高溫,很容易“高燒不退”。李迪華認為,華北、江淮、西南大部分地區雨熱同季,濕熱的“桑拿天”相較于干熱,人體熱舒適度更低,對降溫的需求更大。國內大部分城市建筑的設計過(guò)于依賴(lài)人工新風(fēng)和降溫系統,應對高溫的韌性不足,一旦發(fā)生電壓不穩或區域限電,城市制冷就將面臨巨大挑戰。

  “城市風(fēng)道對于降溫有很大意義!比f(wàn)艷華稱(chēng),水體和植被之所以是城市的可用冷源,很大程度上是因為蒸發(fā)、蒸騰作用,產(chǎn)生溫差和空氣流動(dòng),也就是風(fēng)。更大尺度的風(fēng)道則需因地制宜、統籌規劃。萬(wàn)艷華舉例稱(chēng),武漢一直以來(lái)是長(cháng)江流域四大“火爐”城市之一,風(fēng)道規劃歷史可追溯到20世紀90年代。2009年,《武漢市城市總體規劃》提出要打造“降溫型”園林城市,并規劃了6條風(fēng)道。武漢東南、東北方向有幕阜山、大別山兩條山脈,西邊是大片江漢平原,再加上城內水體眾多,已形成天然風(fēng)道。萬(wàn)艷華稱(chēng),武漢盡量減少了山地附近的建筑開(kāi)發(fā),從而保持了這條風(fēng)道,夏季東南季風(fēng)可以順利進(jìn)入城區。

  萬(wàn)艷華指出,已建成的城市建筑密度很大且已高度固定,要想形成風(fēng)道很難。此外,風(fēng)道和地形地貌有很大關(guān)系,對某些環(huán)山、盆地城市來(lái)說(shuō),風(fēng)道建設較難推廣。在這些地方,熱島效應很難控制,城市只能想辦法增加冷源,例如在舊城拆遷時(shí),盡可能只拆不建,留出更多空間給綠地和水面。另外,萬(wàn)艷華認為,城市建筑表面透水性也可以通過(guò)覆滿(mǎn)植物來(lái)改善,這能為建筑創(chuàng )建更涼爽的微氣候,增加居民的舒適度。

  世界銀行城市發(fā)展和災害管理局于2019年正式啟動(dòng)可持續城市降溫工作,廣州2020年成為世界銀行“中國可持續發(fā)展城市降溫項目”首個(gè)試點(diǎn)城市,試點(diǎn)工作為期一年半。世界銀行在2023年發(fā)布的試點(diǎn)項目成果系列報告中指出,在保持風(fēng)道和綠地的前提下,廣州市郊的海珠濕地能為中心城區帶來(lái)1℃左右的降溫效益。據模型測算,在未來(lái)30年內,海珠濕地將在緩解氣候變化、促進(jìn)身心健康方面,創(chuàng )造超過(guò)2億美元的價(jià)值。

  在萬(wàn)艷華看來(lái),目前城市還缺乏系統、行之有效的長(cháng)期整體降溫方案。高溫災害涉及面廣,作用于多個(gè)領(lǐng)域,大尺度的降溫工程很難項目化,投資是個(gè)難題。許小峰指出,城市應對高溫還需對癥下藥,首先要明確災害類(lèi)型和原因,評估其負面效應,然后多部門(mén)聯(lián)合提出解決方案。

  相比于上述宏觀(guān)手段,城市的短期、微觀(guān)改造也許更容易落地。李迪華指出,城市納涼需要遮陽(yáng)。他建議,應多采取物理遮陽(yáng)措施,增強城市高溫韌性?蓞⒄漳戏匠鞘械摹膀T樓”模式,為沿街建筑設計涼棚。特別是在步行街,可以考慮架設可自動(dòng)伸縮的遮陽(yáng)棚。另外,應鼓勵建筑物,尤其是平時(shí)有門(mén)禁的建筑物開(kāi)放其底層,在高溫天氣中為行人提供納涼場(chǎng)所。在萬(wàn)艷華看來(lái),增設連廊、公共納涼站,或將體育場(chǎng)館、人防設施等靈活用作夏季納涼場(chǎng)所,都是解決居民納涼的好方法。

  多位受訪(fǎng)者表示,防暑降溫一定要抓重點(diǎn)人群,要加強對戶(hù)外作業(yè)人員如建筑工人、環(huán)衛工人的體檢,避免其在高溫時(shí)段作業(yè),并采取更加靈活的上班時(shí)間和考核制度,充分保證其健康。對溫度敏感的人群,如孕婦、兒童、老人等也應受到特別重視,要優(yōu)先保證老舊小區、醫院、學(xué)校、養老院等地的供電,確保有效的降溫措施!斑@些人性化舉措也是城市韌性的一部分!崩畹先A說(shuō)。

編輯:【梁周杰】
本網(wǎng)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(wǎng)觀(guān)點(diǎn)。 刊用本網(wǎng)站稿件,務(wù)經(jīng)書(shū)面授權。
未經(jīng)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Copyright ?1999-2024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